中央:防范陆地边境疫情跨境输入 决不允许瞒报漏报


“被俄罗斯人留宿,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”

“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,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。”杨勇回忆说,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,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,“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,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。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,还把嘴捂住,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,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,他们才放下戒备,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。”

重获自由的杨勇先是用一顿火锅犒劳自己。正吃的时候,一位路过的俄罗斯大叔加入了“野餐”蹭酒喝。结着酒劲儿,两人聊得很投机。得知杨勇正在“流浪”,热情的大叔拉着他去邻居家做客。这位好心的邻居名叫斯拉瓦·托尔卡切夫,听到杨勇的经历后,便邀请他住上几日。为表达感谢,杨勇决定展示“中华厨艺”,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,“没想到,给他们辣得不行”。

“开始我的流浪生活了。” 解除隔离的第二天,4月1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道,因为就在3月30日零时,俄罗斯宣布限制出入境。不过,杨勇表示:“这对我的旅行计划影响并不大。我打算备足粮,找个偏远的地方避一避,看看美景,等疫情过去。”

来接杨勇的救护车司机“全副武装”,有礼貌地询问情况,并记录下了杨勇在俄的第一次体温36度1。“这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。这边的规定是,检测没有感染者也要隔离14天。”杨勇到达豌豆湖疗养院已经是当天晚上11点多,疗养院厨师给他做了顿夜宵:红菜汤和面包。吃过饭后,杨勇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睡个好觉了。

“知道我爱吃辣,贴心准备了辣椒酱”

离家3个多月,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,被问及是否想家时,杨勇顿了顿说道:“还好还好,我个人比较独立,家里人确实担心过,希望我能早点回去,但现在也回不去了,只能积极面对,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。”

据日本《朝日新闻》7日报道,安倍在记者会上表示,目前东京的新冠肺炎患者已累计超过1000人。近期患者正在成倍增长,按现在的节奏,2周后患者将增至1万人,1个月后将超过8万人。“对于专家的估算,我们所有人将加倍努力,争取2周后患者人数达到峰值,之后逐渐减少。”

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(受访者供图)

此外,6日新增的9名境外移入案例中,3人来自于3月30日自纽约返台的“毒航班”,该航班乘客前后累计共有9人确诊。新增的三名确诊旅客中,第364号案例入境时主动向机场申报有症状并采检,但检验结果为阴性,居家检疫期间持续不适,4月5日第三次采检才确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