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朗普:美国将在两周内迎来新冠肺炎死亡率拐点


原始的数据产生了大概1700张图片,文章里面用了400张左右。在我们从那1700张图片提取出最终这400张的时候,有几张图片重复了。

不过,目前尚未见到北大的正式调查结果。关于此事的最新进展,《中国科学报》将持续关注。

它们包括:分别于2016年发表在Oncotarget和ChemBioChem、2019年发表在European 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和Chemical and Pharmaceutical Bulletin、2008年发表在Journal of Virological Methods等期刊上。

周德敏一一进行了回复。

对上述被质疑的论文,据周德敏介绍,他们研发的疫苗是活病毒疫苗,即保留了野生流感病毒完全的感染力,只是将它感染人体后在细胞内的复制和生产新病毒能力剔除了。通过这种方式保留了病毒感染人体引发的全部免疫原性,即体液免疫、鼻腔粘膜免疫和T-细胞免疫,而对人体的毒性被控制了。[2]

现任北京大学药学院院长、天然药物及仿生药物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,教育部长江学者(2013)、“万人计划”科技创新领军人才(2018)、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(2019),担任科技部973首席科学家(2010)、全国生物候选药物牵头科学家(2013)等。

一位知情人士向《中国科学报》证实,论文实验结果已被第三方重复,一家公司正在利用该技术做相关疫苗。

这让周德敏陷入涉嫌学术造假风波中。

周德敏称,静脉注射和肌肉注射的照片太相似而被误用,呈现出部分重叠的现象。

针对该论文,今年1月,Bik在pubpeer上提出了3处图片异常现象,均为实验病理图片重复使用。